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微信群推广 » 正文

微观中国

互联网掀起抢红包热潮

手机抢红包,开始红火于2014年春节互联网公司腾讯旗下微信推出的“新年红包”应用,进入2015年,阿里、百度、腾讯等加入春节抢红包大战。经过春节前约一周预热,2月18日(除夕),互联网上演了一场抢红包对决战。数据显示,除夕当天,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.1亿次,是2014年的200倍,QQ红包收发总量6.37亿个,抢红包人数为1.54亿;支付宝红包收发总量达2.4亿个,总金额达到40亿元。微博抢红包总次数超过1.01亿次,其中有超过1500万网友抢到现金红包。

杭州“土豪”发6万余个红包 总金额26万元

在全国发红包的用户中,来自杭州市的朱先生(水瓶座)春节开启了“群红包撒钱模式”。他总共发出了64520个支付宝红包,红包总金额高达26万,成为全国最慷慨的土豪。有网友调侃说,群红包一次最多能发给100个人,虽然朱先生的红包平均下来每个也就四五元,他“撒向人间都是爱啊”。

女子沉迷抢红包冷落家人 老公发怒称“抢多少我给”

“吃饭要坐在离路由器最近的地方,手机屏幕不能锁,微信也不能退出,震一下都要看。”见老婆如此疯狂,小李的老公自然不爽,“你到底要抢多少钱,我一次性付给你。”见老公发火了,小李只好收敛一些,可每次偷瞄手机,群里几十个红包都发过了,“就是那种错过好几个亿的感觉。”因为不少群里都表示除夕晚上8点定时发红包,因此8点前,小李做什么事都急匆匆的,“以前洗个澡要半小时,现在10分钟就出来了。”

红包变“味”,抢红包转演“逼宫”

抢了100多个红包的小杨时不时向群里发个红包,被很多群友大赞“土豪”,着实让他体验了一把“高帅富”的感觉。然而一算账,他辛辛苦苦抢了120元钱,却发出去300多元钱,做了“亏本买卖”。更令人尴尬的是“被逼发红包”。“本来是图个乐子,谁知后来却变了味。”河北的张先生说,有的人发现“亏了本”,纷纷要求领导出血。甚至有网友发帖:“一切不以发红包为目的的祝福都是伪君子。”“今天能用红包解决的,咱尽量不要用语言表达。”

抢红包

抢红包

除夕疯狂24小时

除夕疯狂24小时

除夕夜,初一晨,同学群,同事群,家人群,红包“接龙”火热进行。

除夕夜,初一晨,同学群,同事群,家人群,红包“接龙”火热进行。

面对“能用红包解决的,尽量不要用语言”,情谊如何衡量?祝福怎么表达?

面对“能用红包解决的,尽量不要用语言”,情谊如何衡量?祝福怎么表达?

变味

变味

“抢红包”不应盖过亲情“主题歌”

新春佳节是家人团聚、共叙亲情的时刻,向亲友派发红包是传递祝福与关爱的民俗传统。然而,不少人发现,抢红包正从消遣的“伴奏曲”演变为春节长假的“主题歌”。游子千里归家,依旧没有跳出方寸屏幕,抱着手机抢得不亦乐乎,把满怀期待的父母晾在一边;老同学的微信群里,旧友说话无人应答,丢个红包立刻“炸锅”;更有甚者,洗漱、做饭、开车等红灯时都有人紧盯屏幕,生怕错过红包。难怪有人惊呼,抢红包正在毁掉春节。无论多么抢眼的“红包”,也难以换来亲人温馨的笑脸。试想这个假期,一些人为抢红包甚至没有看上完整的节目,没有和亲人说上几句称心的话语,没有来得及和爸妈唠唠知心嗑。这样的春节过法,未免本末倒置,得不偿失。

网络时代,红包不应让年变了“味”

当传统春节遇到网络,年味儿也发生了改变。比如在春节,有些人不能回家过年,但通过支付宝将压岁钱打给自己的孩子,通过朋友圈给亲友发红包等等,这份心意也能通过网络传给自己的亲友,而且这种方式也很新颖、时尚。但是,我们也不可过于依赖甚至让网络来解决一切,再大的红包也抵不上全家吃顿团圆饭带来的喜悦。

网络抢红包不应是商业文化对家庭亲情的现实冲击

上一篇:“超级网友”李克强再为网民派发五大红包
下一篇:戚继光给领导封红包送特产找张居正做后台(图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